十一

最近沈迷馬場林無法自拔!

[馬場林]生理男子 (上)


ooc有注意 私设如山 是生理男子的梗能接受再往下喔 !基本上都是瞎着写的求不喷啊( ・᷄ὢ・᷅ )
(私心强推生理男子的漫画!来生理期的男孩子超可爱的!)


林捧着肚子窝在被子裡整个人都卷缩了起来,腹部的疼痛越发越明显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后背这是从来没感受过的痛感。

内脏像是被翻搅过身体裡的器官彷彿不是自己的,在一阵鑽心的疼痛下他觉得大腿内侧流出一股热流,惊得他立马坐起往厕所的方向冲去。
马场感到身旁的动静摸了摸空着的床位没多想认为林只是半夜跑厕所便不以为意继续深眠没多久厕所就传来林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听到林的叫声这下马场完
全清醒了他走下床敲了厕所的门。
「怎麽啦厕所有蟑螂吗?」
「马...笨马.我...」

厕所门打开条缝透出林惨白的脸:「我..我在流血。」,马场瞪大眼睛想把门掀开进去看林怎麽了却被林挡在门外。:「林林你得开门啊不然我怎麽知道你怎麽了伤口在哪裡。」
「没有伤口..」
「欸?没伤口 哪来的血」

林面有难色好像很难启齿的样子,马场觉得在这样僵持不是办法就决定强行突破。林一个没压好让马场趁虚而入。
马场被眼前的林惊吓的嘴微微张大,林的裤子半退去腿间还淌着血。血沾染着底裤很是明显:
「你..这是长痔疮啦?」林气的往马场脸上挥去。

「你才长痔疮你全家都长痔疮!有看过长痔疮血流这麽多的吗 白痴!」大声怒吼牵动到肚子那林又疼的蹲下了身感觉好像又流出来了一些。马场轻拍林的背安抚道:「很疼?我们现在去医院吧来我背你可以站得起来吗?」

林抓着马场的衣角摇头,他不想去医院这种既羞耻又奇怪的事才不想给其他人知道。

「林现在可不是计较面子问题的时候啊!你都已经出血那麽严重了,在这麽下去休克了怎麽办。」马场叹着气摸摸林的头。:「才不会这麽严重咧,这是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清楚了。」不不不现在可是出现了你自己肯定不清楚的现象了啊马场摇头。

「那等时间再晚一点我们请佐伯医生来看看吧,医生说不行的话就算要把你敲晕我也是会带你进医院的知道了吗。」
「你敢敲晕我试试..」

「嗯..呃这可以说是医学奇蹟了吧,没有明显外伤却有腹痛感。也没有内出血会造成的腹部肿胀虽然我不敢断定但这情形很像是女性的经期,请问这样的症状出现几天了?」佐伯医生推了下眼镜问向林。

「今天是第一天。」
「那这出血量还算合理,先观察一个礼拜吧要是没停止流血还是去大医院妇科做下检查比较好,毕竟我只是一位整形医生而已。」

你怎麽可以这麽肯定是挂妇科的!


谢过医生后,林无力的摊在床上。一开始穿女装只是兴趣而已想不到这兴趣会在某天连他的性别可能也一起变了「呵呵⋯开什麽玩笑啊」自嘲般的他把床单整个拉过头决定放弃思考。

「饿了吗林?我去煮麵给你吃」
「不要..没胃口」
「这样不行啊你已经一上午没吃了这样身体更难受吧还是你想吃别的?喂 林叫你呢理我啊!林林——」
「啊啊啊啊啊!吵死了 我说不需要你可以不要管我吗!」
林往马场脸上砸了颗枕头,又把自己裹进棉被裡
看着那坨大团子马场无奈的抓抓头走出门打了通电话。
「您好~这裡是 Bar.Babylon」
「啊次郎是我啦是我!」
「哎呀善酱啊!怎麽有事要委託吗?」
「其实啊..是想请教你一些事。」



太阳已经逐渐西下最后一丝晚霞从百页窗透射在林脸上,林用力眨了眨睡到乾涩的眼睛。已经在床上待了整整一天了全身都酸痛到不行,马场好像不在家刚想移动下身体那讨厌的湿润感又涌上了,吓得不敢乱动深怕又流了出来。

「我回来啦!」马场推开门就看到林用一种诡异的姿势跪趴着。:「噗..你这是连腰也一起扭了吗?」
「闭嘴不准给我笑!」抬眼怒瞪着笑的一脸没心没肺的人:「好啦 抱歉不笑了,试试看这个吧或许会舒服一点。」马场把一包牛皮纸袋放在床上。
「这是..卫生棉...?」林打开纸袋瞄了一眼
「一看就知道了吧快去换呗!」

「不要...」嫌弃的推开纸袋林别过头。:「垫着卫生纸很不舒服吧,顺便需不需要提醒一下你已经换了三条内裤囉再这样下去可没有替换内裤可以换了。」

你记得买卫生棉却忘了买内裤有这种事!林不敢置信的看着马场,:「要是我买内裤回来你一定会硬撑着不给我穿上卫生棉吧」马场像他摆摆手示意他快去换上。

可恶!混蛋马场——— 一把抓过纸袋林用力甩上了厕所的门。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门打开了,林叫唤了马场过来。:「已经换好了吗?」马场走过去却看到林透出颗脑袋捱在门边。
「喂..我不会用这东西。」
「蛤?不是都有印有说明书不会照着做啊。」
「我才不要!下面多了一包很难受啊是这个啦!」林朝马场那扔了个东西,马场反射性的接住后定睛一看。

「喔 是棉条啊!」
Tbc
下篇描写放入棉条的地方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咧⋯⋯_(:з」∠)_

评论(9)

热度(114)